原標題:阿根廷迎來“工業嚴冬” 製造業發展面臨多重挑戰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白雲怡):當南半球正逐漸走進冬半年之時,南美國家阿根廷也似乎迎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工業嚴冬”:據阿根廷工業聯盟研究中心最新發佈的數據,今年3月阿根廷工業產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1%,這一數字讓一向致力於重振該國工業的阿根廷政府始料未及。
  冬天的料峭寒意在阿根廷的經濟支柱汽車生產領域顯得尤為突出:今年3月,阿根廷汽車製造業產值同比降幅高達25.1%,4月新車銷售量則比去年同期下滑了35%,大批汽車生產廠家不得不面臨減產甚至停工。5月9日,位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汽車零配件生產廠海斯坦普公司門前,聚集了大批游行示威的工人,他們因工廠減產而被裁員。塞爾吉奧是一名被辭退的質檢員:“由於汽車領域的不景氣,我們一共70多個工人遭到了裁員。事實上,從近兩個月前開始,我們中的不少同事就因生產線的減少而不得不在家待業。直到這個周一,工廠給我們發了電報,正式辭退了我們。”
  位於阿根廷中部的科爾多瓦是該國最主要的工業重鎮之一。據科爾多瓦冶金工業協會主席埃米里奧·埃切格裡介紹,目前減產停工已經幾乎波及了這裡的每一家汽車企業。汽車企業的停工或減產也導致他們上游的供應商不得不降低產量,甚至停工和裁員。
  為何阿根廷工業會出現明顯的萎縮?科爾多瓦省工業部長馬丁·亞爾約拉認為,今年年初以來,阿根廷政府實施緊縮性經濟政策,導致國內市場消費有所放緩,同時銀行利率上調,不僅使民眾貸款更加困難,也大幅增加了企業的融資成本。“目前我們處在一個比較困難的時期。一方面,民眾的購買力下滑,另一方面,銀行的利率,尤其是長期貸款的利率,上漲幅度很大。一些信貸機構甚至不樂意再發放貸款。這導致國內市場內需的萎縮,為工業和商業帶來了不少困難。”
  另一方面,阿根廷近年來高企的通貨膨脹率,也大大增加了工業製成品的生產成本,降低了其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導致了阿根廷諸多企業不得不下調自身的預期產量。科爾多瓦冶金工業協會主席埃米里奧·埃切格裡評論說:“阿根廷的平均年通脹率已經達到了25%-30%,這意味著生產成本大幅提高。在這種情況下,阿根廷政府選擇人為地抬高比索對美元的比價,試圖以此遏制通脹,這也提高了阿根廷本國工業產品出口的成本,使得阿根廷工業產品的價格在世界市場上失去了競爭力。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荷蘭病’。”
  事實上,重振阿根廷在上世紀末自由經濟模式下衰落的工業一直是阿根廷現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為此,阿根廷政府規定凡本國能夠生產的產品,都不許從外國進口,以此來保護並推動本國民族工業的發展。然而,事與願違,“進口替代”政策固然在一定程度上輓救了相當一部分阿根廷本國企業,但也造成了許多生產者原材料供應困難,企業的持續發展反而受到局限。易經咨詢公司經濟學家阿德利安·基特內爾說:“工業生產下滑也和一些部門缺乏生產原料有關。由於阿根廷並不具備生產所有零配件的能力,而進口限制又使得企業獲得這些原料或配件的程序更為繁瑣,許多企業無法得到持續穩定的發展。其實,比起進口限制等限制性的政策,阿根廷應當做的是推行更多鼓勵性、刺激性的政策。”
  除了眼下的產量下滑,阿根廷的“進口替代”政策對本國工業造成的負面影響恐怕還更為深遠。“當然,進口替代幫助了我們的許多企業,而我們也需要保護阿根廷國內的工業和市場。但保護主義其實並不是達成這個目的最理想的一種方法。由於缺乏其他相應的配套措施且不具備可持續性,許多企業固然暫時擺脫了困境,但從長遠來看,卻並沒有真正變得有競爭力。競爭的缺乏反而使它們變成了極為脆弱的企業。”
  衰退的氣息似乎已經為許多敏感的阿根廷人所感知。在這個灰濛蒙的冬天里,科爾多瓦機場的司機們不斷感嘆來到這個城市的客商越來越少,而城內負責樓盤銷售的地產中介們也抱怨生意越來越冷清。“工業嚴冬”的寒意似乎正慢慢蔓延到社會經濟的其他領域,而阿根廷是否能夠順利度過眼前的挑戰,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創作者介紹

簡單就是美

xv98xvnh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